联系我们

气候战略:减少对价值链的影响

Gränges致力于应对气候变化,并减少其业务和整个价值链对气候的影响。因此,管理气候的主题贯穿公司可持续发展框架和价值链。

 

生命周期的角度

Gränges积极致力于产品监管,并减少其对价值链和产品生命周期的气候影响。这意味着Gränges关注从铝土矿的提炼到产品寿命终止所有阶段的气候影响。

为获得生命周期效益,Gränges积极与供应商、客户和其他商业伙伴合作,以识别并抓住新的机会来减少气候影响。Gränges与供应商合作,来采购更多的再生铝、低碳原铝以及从低碳能源。公司还与客户合作,设计和开发创新且可持续的产品,包括对合金在使用阶段的资源效率,并且可以在产品寿命结束时的回收。Gränges还在内部开展工作,来降低自身的能源强度并增加可再生能源的使用。

有雄心的气候目标

2018年,Gränges宣布了2025年气候目标,自身运营和采购能源(范围1+2)的碳排放强度较2017年基准线降低25%。同时还设定了一个方向性目标,降低采购材料和服务(范围3)的碳排放强度。Gränges努力采取整体方案来减少气候影响,并且追踪碳排放强度总量(范围1+2+3),作为衡量此类绩效的关键指标。

减少碳足迹

2020年,碳排放强度总量与2019年相比降低了8%,与2017年基准线相比降低了18%。这主要是由于扩大了对再生铝以及低碳原铝的采购。从绝对数来看,碳足迹总量与2019年相比减少了10%,与2017年基准线相比减少了27%,降至3,510吨二氧化碳当量(3,910)。购买材料和服务(范围3)的排放量占总排放量的92%(93),与自身运营和购买能源相关的排放量(范围1+2)占8%(7)。

与2019年相比,购买材料和服务的碳排放强度降低了8%,与2017年基准线相比降低了20%。与2019年相比,自身运营和购买能源的碳排放强度增长了1%,与2017年基准线相比增长了3%,这主要是由于能源强度提高了。Gränges遵循《温室气体核算体系标准》来计算从铝土矿提炼到向客户交付Gränges产品过程中对气候的影响。1)

1)由于缺少相关数据,产品再加工、使用和寿命终止阶段不包括在Gränges的气候影响计算中。Gränges会努力将这些阶段添加到其计算范围中,以支持客户减少对整个价值链的气候影响。

标注:所有数据不包含Gränges Konin和Gränges Powder Metallurgy.

采购低碳铝

2020年,Gränges与美铝合作,采购EcoLumTM的轧制铸锭,这是美铝SUSTANATM线的低碳产品的一部分,它是由水力发电的铝冶炼厂生产的,确保每吨铝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不超过4吨,包括从铝土矿和氧化铝的范围1和范围2的排放。该碳排放大大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双方的合作加强了Gränges致力于在价值链上进行合作以减少气候影响的议题。

美铝公司执行副总裁兼首席商务官Tim Reyes说:“Gränges通过使用可持续材料,其中包括我们的低碳EcoLumTM材料,向客户表现出承诺。我们很荣幸能与Gränges合作,并在经济中发挥领导作用,这会对可持续发展和负责任的生产带来更多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