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目标和目标实现

本页面可查看有关Gränges长期可持续发展目标和目标实现的更多详细信息。点击重要主题查看所有细节。

可持续产品供应

长期目标: Gränges 的2025年目标是,其80% 的产品已提供经验证的可持续性信息。

评论: 公司于2019年在欧洲的工厂对选定的产品,进行了生命周期评估(LCA)的预研究,来确定范围和计算方法,并用在对可持续发展产品的声明。与预研究结果一致,Gränges计划根据ISO 14040和ISO 14044建立其关于LCA方法论的声明。只要Gränges开始测量其产品可验证的可持续发展信息的份额,就会介绍该指标的详细结果。

报告原则和定义: 一旦 Gränges 为公司从产品生命周期的角度评估和传播其产品的可持续发展性能奠定了基础,我们将提供报告原则和定义。

治理和政策: 本主题由研发&创新高级副总裁管理,并与各区域销售和产品开发代表合作。

履行责任和可持续采购

长期目标: Gränges的2025年目标是,100%的重要供应商承诺遵守《供应商行为守则》或同等标准。
 

重要供应商

《供应商行为守则》承诺 

供应商审核


评论: 2019年,Gränges继续向其重要供应商推进《供应商行为守则》。总共有154家(137)供应商(相当于重要供应商总采购价值的98%)签署了《供应商行为守则》,或通过升级内部程序,被评估为具有符合Gränges可持续性要求的同等标准。在Gränges亚洲和Gränges欧洲地区,Gränges在2019年共进行了七次供应商审核,其中没有新供应商。根据供应商的战略重要性和供应商绩效评估的结果,定期进行此类审核。2019年,总共有19家(17)新的重要供应商加入供应商数据。

报告原则和定义: 数据由各区域的采购组织分别报告,并使用统一定义和原则每年在集团内部进行合并。来自GrängesAB的数据包含在Gränges欧洲的数据中。2017年可比数据有一项指标不适用。

重要供应商是指总采购价值超过500万瑞典克朗、500万人民币或 50万美元的供应商。当地采购价值已使用2019年的平均汇率转换为瑞典克朗。

治理和政策: 该主题由技术&业务发展高级副总裁与各区域的采购代表管理。治理政策是Gränges的《行为守则》,它规定了《供应商行为守则》应阐明Gränges要求供应商遵守可持续性原则,且这一点应写入与供应商签署的合同。公司有三个生产工厂均通过了IATF 16949质量管理标准认证,其中包括有关供应商质量绩效的标准。

长期目标: Gränges的2025年目标是,总采购金属投入中再生铝的占比为20%。

采购金属投入重量 

采购再生铝的重量

采购再生铝的比重

 
评论:
2019年,在美洲业务的推动下,采购的再生铝的使用增加到19.8%(16.7%),在该地区的份额增加了6个百分点。这一结果主要是通过商品交易商和与客户合作扩大回收铝的采购来实现的。在欧洲业务中,再生铝的份额略有增加,而在亚洲业务中,由于质量合格的再生铝的可用性波动,略有下降。

报告原则和定义: 数据由各区域分别报告,每年在集团内部根据通用定义和原则进行合并。

采购再生铝数量计算公式:用作原材料的采购再生铝 [吨] /采购的金属原材料总量 [吨]。

治理和政策:该主题由技术&业务发展高级副总裁和地区采购代表管理。治理政策是Gränges的EHS政策,该政策每年进行审核,并适用于所有在Gränges工作的员工。

可持续运营

长期目标: Gränges 的2025年目标是,能源强度较2017年基准降低 17%, 与2017年基准相比,提高可再生能源 (电力、热能、燃料) 的采购比例

能源消耗总量

能源强度

可再生能源的采购比例

评论: 2019年,总能源使用量下降1%,降到1,215.7亿瓦时(1,231.4)。得由于产量下降,能源强度比2018年增加了7%,达到3.5兆瓦时/吨(3.3)。在美洲,能源强度的提高还可以归因于生产结构的变化,可回收铝份额的增加以及关注对生产低规格产品的增加。在欧洲采购的电力组合中核电份额的增加,推动了Gränges的可再生能源总份额下降到8%(9)。亚洲的能源结构也显示可再生能源的采购略有下降,而美洲的能源结构基本没有变化。

报告原则和定义: 数据由各区域分别报告,每年在集团内部根据通用定义和原则进行合并。

能源强度的计算公式:总能源消耗[兆瓦时]/总包装产品[吨]。

可再生能源指风能、太阳能、水力、地热、潮汐和生物量。可再生能源比例的计算公式:采购的可再生能源[兆瓦时]/总能源使用量[兆瓦时](由每种能源的能量消耗总量和每个供应商不同的电力和热能组合计算得出)。

法规:Gränges遵守其业务所在国家的适用能源法规;Gränges亚洲遵守上海节能法规,Gränges欧洲遵守能效指令。目前没有任何美洲能源相关法规影响Gränges 美洲的运营。

治理和政策: 能源使用和强度由工艺工程&运营开发高级副总裁以及各区域运营部门的代表管理。采购的可再生能源由技术&业务发展高级副总裁和各区域的采购代表管理。治理政策为Gränges的EHS政策。该政策每年审查一次,适用于在Gränges工作的所有员工。欧洲和亚洲的生产工厂均已通过能源标准ISO 50001的认证,而美洲的工厂正在准备实施。

长期目标: Gränges的2025年目标是使直接能源及间接碳排放强度(范围1+2)较2017年基准降低25%。公司还制定了一个长期目标,即与2017年的基准相比,降低采购材料和服务(范围3)的间接碳排放强度。

温室气体排放总量


碳强度


排放物分类(范围3)

其他空气排放物-粉尘


其他空气排放物-氮氧化物(NOX)


其他空气排放物-二氧化硫(SO2)

评论:与2018年相比,2019年的总碳排放强度(范围1+2+3)下降了6%。通过提高所有地区的能源强度,自身驱动和自有能源的碳排放强度(范围1+2)与2018年相比增加了8%。与2018年相比,购买的材料和服务的碳排放强度(范围3)降低了7%,这是由于在美洲工厂增加使用再生铝替代原铝的原因,以及所有地区材料效率的提高。与2018年相比,氮氧化物和二氧化硫的排放量减少,主要是天然气和液化石油气的用量减少。

报告原则和定义: 数据由各区域分别报告,每年在集团内部根据通用定义和原则进行合并。

温室气体排放量以二氧化碳当量表示。根据《温室气体议定书》,各范围的定义如下:

范围1指Gränges运营产生的直接排放,包括生产设施、办公楼和公司拥有的车辆。排放量是根据油耗和排放系数计算的。

范围2指Gränges购买的电力和消耗的热能所产生的间接能源排放,以及生产设施和办公楼内的间接能源排放。根据Gränges电力和热力供应商提供的具体数据计算排放量。

范围3指其他间接排放物。其中包括主要采购材料的开采、生产和加工、燃料和能源相关活动(不包括在范围1或范围2内)、上下游货物运输以及商务旅行产生的排放物。与燃料和能源相关的活动包括生产用于Gränges运营和发电的燃料。生产原铝产生的排放量基于区域行业平均值,购买的铸锭和再生铝采用供应商数据。生产燃料的排放量基于区域工业数据,运输和商务旅行的排放量基于Gränges运输路线的具体数据。

碳强度计算公式:温室气体总排放量[吨二氧化碳]/包装产品总量[吨]。

其他空气排放物,如粉尘、氮氧化物和二氧化硫是使用当地排放系数或使用连续测量法计算。废油和VOC的排放未被报告,因为整个公司目前仍在协调有关这些排放物的数据收集方法和数据收集流程。Gränges的目标是从明天开始报告这些排放物数据。

法规: Gränges遵守所有适用的关于环境影响的当地和国际法律法规。欧洲的排放限值是根据工业排放指令(IED)的要求制定的。在亚洲,排放限值则依据《上海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在美国,国家环境空气质量标准(NA AQS)规定了相关的法律框架。当地政府持续监控企业合规性,以确保排放量在限制范围内。受法规管控的排放物包括氮氧化物、二氧化硫、灰尘、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以及某些地区的废油排放。

治理和政策: 该主题中直接排放由工艺工程和运营开发高级副总裁负责监管、能源和其他间接排放由技术和业务开发高级副总裁以及区域运营和采购代表管理。治理政策是Gränges的环境、健康和安全(EHS)政策,每年审查一次,适用于在Gränges工作的所有员工。Gränges亚洲和Gränges欧洲的生产场所通过了环境管理标准ISO 14001认证,而Gränges美洲公司则发起了一项关于实施环境管理体系的前期研究。对排放物的监测和管理是日常运营的一部分。合规性是Gränges继续获得经营许可的先决条件。

长期目标: Gränges 2025年的目标是在公司所有场所实施水管理计划。

按来源划分的取用水量

按区域划分的取用水量

所有用水类别为淡水(溶解性固体总量1000毫克/升)

用水强度

评论: 与2018年相比,2019年取用水总量减少了8%,部分原因是欧洲工厂的天气条件正常导致对冷却水的需求减少,还有部分原因是在Huntingdon工厂更换了冷却塔装置。然而,由于产量的减少,水的强度略有增加。在2019年,Gränges同意了当地水管理计划的关系要素,并且公司计划在2020年分别在三个工厂实施此类计划。

报告原则和定义: 数据由各区域分别报告,每年在集团内部根据通用定义和原则进行合并。

取用水量系指从湿地、河流、湖泊、自有水井、其他组织的废水、市政供水商或其他公共或私营供水设施中获取并用于生产设施的水量 [m3]。

水资源短缺定义为总取水量与可再生地表水和地下水供应商的比例。该定义基于世界资源研究所开发的输水道水源风险地图,该地区的指标结果为水资源短缺基准的40%-80%为高风险或大于80%为显著高风险。

水强度定义为总取水量(立方米)除以包装后产品总数(吨)。

法规: Gränges 亚洲的水资源使用和管理需获许可,并受立法监管,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和《上海排水管理条例》。

治理和政策: 该主题由工艺工程和业务开发高级副总裁以及各区域的运营代表管理。治理政策是 Gränges 的环境、健康和安全(EHS)政策。Gränges每年对EHS 政策进行审查。该政策适用于在 Gränges 工作的所有员工。

长期目标: Gränges 的2025年目标是总可记录事故率为<3.0每百万工时,严重度为<50每百万工时损失工作日。

总可记录事故率(TRR)

严重度

评论: 2019年,总可记录事故率达到 4.4(6.1),与2018年相比降低了28%,这要归功于强有力的安全行为计划和所有工厂成功实施5S系统的推动。在Gränges亚洲工厂显著改善的推动下,严重度得到改善达到142(165),部分被欧洲工厂发生的一次事故导致受伤员工的康复时间较长所抵销。

报告原则和定义: 所有事件和事故都在事件报告系统中登记和分类。每周和每月跟踪一次事件报告系统中报告的事件。数据由各区域报告,每月在集团内部使用通用定义和原则合并。除了OHS管理体系中披露的员工数是基于12月31日的员工人数外,合同工都包括在安全统计中。

合同工是指代表 Gränges 在现场或场外工作的个人。在安全数据统计中,合同工也包含在内。

可记录事故指医疗救助事故,限制工作事故和损工事故。

总可记录事故率(TRR)指每百万工时可记录事故的总数。

损工事故是导致缺勤的可记录事故。

损工指员工因可记录事故而缺勤的工作日之和。

严重度指每百万工时损失的工作日总数。

严重伤害是指如手指被截肢或视力丧失等这一类不可逆的伤害,或给员工造成长期痛苦或折磨的这一类可逆转的伤害,或导致缺勤时间超过15天的事故。

治理和政策: 该主题由工艺工程和业务开发高级副总裁以及各区域安全代表管理。治理政策是 Gränges 的环境、健康和安全(EHS) 政策,该政策每年进行审核,并适用于Gränges所有员工。

Gränges所有的工厂均设有由员工管理的安全委员会。委员会的效率由地区总裁领导的监督安全委员会监管。在美洲的工厂,每个工厂都有一个由员工管理的安全委员会,该委员会由当地管理层支持。

构建多元化高效团队

长期目标: 不适用,因为这属于一般性披露。

不同类型员工总数

根据性别和地区划分的就业合同和类型

评论: 2019年,员工总数下降1%,降至 1782 人 (1803 人),主要原因是 来自Gränges欧洲工厂的效率提高,但在一定程度上被美洲工厂持续增高的招聘率所抵消。合同工人数为104人(104)。

报告原则和定义: 数据由各区域分别报告,每年在集团内部根据通用定义和原则进行合并。Gränges AB 的数据已列入 Gränges 欧洲的数据。数据基于每年年底12月31日的员工数。无法提供2017年合同工的可以数据。

合同工是指代表 Gränges 在现场或场外工作的个人。

永久合同指不限定期限合同。

临时合同指限期合同。

全职员工是根据有关工作时间的国家立法和惯例确定的,例如每年至少工作9个月,每周工作30小时的员工。

兼职员工指工作时间少于全职员工的员工。

治理和政策: 不适用,因为这属于一般性披露。

长期目标: Gränges 的2025年目标是,每年100% 的员工接受绩效评估和个人发展讨论。

绩效评估和个人发展讨论

评论: 2019年,100%(99)的Gränges 员工参与了绩效评估和个人发展讨论。从性别和类别角度来看,100%的男性和女性员工,以及100% 的蓝领和白领员工都参与了绩效评估和个人发展讨论。

报告原则和定义: 数据由各区域分别报告,每年在集团内部根据通用定义和原则进行合并。Gränges AB 的数据已列入 Gränges 欧洲的数据。无法提供2017年的可比数据。数据涵盖了因长期缺勤而调整的在职员工,并为未参加业绩评估和个人发展讨论的新员工作了调整,因为新员工是在年度业绩评估和发展讨论举行之后才入职的。该定义于2019年进行了更新,以澄清长期缺勤的员工不被计算在内。

治理和政策: 该主题由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和各区域人力资源代表管理。

长期目标: Gränges的 2025年目标是高级管理层中至少有30% 为女性。

不同区域的性别均衡情况

2019年性别均衡情况和年龄结构

评论: 2019年,女性在劳动力总数中所占比例保持不变,为14%(14),Gränges在美洲和亚洲的工厂的增长很小。女性在高级管理人员中所占的比例也没有变化,为20%(20)。

报告原则和定义: 数据由各区域分别报告,每年在集团内部根据通用定义和原则进行合并。Gränges AB 的数据已列入 Gränges 欧洲的数据。数据基于每年年度12月31日员工数。

高级管理人员指参加 Gränges 长期奖励(LTI)项目的员工。

治理和政策: 该主题由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和各区域人力资源代表管理。治理政策为多元化政策。该政策每年接受一次审查,适用于在 Gränges 工作的所有雇员。

长期目标: Gränges 2025年的目标是员工敬业指数大于85。

评论: 2019年度总病假率为 1.6%(1.6)。由于创纪录的低失业率和美国强劲的就业市场,员工总离职率增长至 11.8% (9.1)。美洲的工厂持续高招聘率导致更高的离职率,因为许多新员工在Gränges的试用期内提出了辞职。按性别划分,男性员工的离职率为12.7%,女性员工的离职率为6.4%,蓝领员工的离职率为13.9%,白领员工的离职率为7.1%。2019年没有进行员工调查。

报告原则和定义: 数据由各区域分别报告,每年在集团内部根据通用定义和原则进行合并。Gränges AB 的数据包括在 Gränges欧洲的数据之内。

病假率和员工离职率的数据是根据2018年期间的平均员工数量(以目前的全职职位表示)计算的。2016年的数据不包括在美国的业务。

员工敬业指标的数据来自 Gränges每两年进行一次的员工调查。下一次整个集团将在2020年进行。2017年的可比数据不详。

病假率计算公式:一年内所有病假时间/每年的总工作时间(适用当地标准)。不包括许可性休假,如假期、学习假和育儿假。

员工离职率计算公式:报告期间离开本组织(自愿离开或因解雇、退休或在职死亡而离开)的员工人数/转为全职职位的员工总数。

员工敬业指数是根据 Gränges 员工调查中有关精力和思维清晰(员工敬业指数的两个重要维度)有关的一些问题计算出的平均值。平均值转换为0–100的指数。

治理和政策: 该主题由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和各区域人力资源代表管理。

合乎道德的商业行为

长期目标: Gränges的2025年目标是,每年有100%的员工接受《行为守则》培训,每年有100%的白领员工接受反腐败培训。

《行为守则》培训

反腐败培训

腐败事件

评论:2019年,Gränges继续推出年度集团《行为守则》培训。除了Gränges在美洲的蓝领员工进行了课堂培训外,其余所有员工完成了在线培训。培训总参与率为99%(99),亚洲和美洲工厂为100%(100),欧洲工厂为98%(98)。Gränges在2019年还开发《反腐败》的在线培训课程,所有白领员工100%完成了该培训。2019年未发现腐败事件。

报告原则和定义: 通过用于在线培训的电子学习系统,每年收集和整合《行为守则》培训参与数据。来自Gränges AB的数据包含在Gränges欧洲的数据中。无法提供2017的可比数据,并且2018年也有一个指标无可比数据。数据包括在职员工、并对长期病假、育儿假、辞职和长期缺勤的员工进行了调整。反腐败培训于2019年10月至2019年11月进行,而行为守则培训于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进行。

治理和政策: 该主题由Gränges的总法律顾问和区域法律代表管理。管理政策是Gränges的《行为守则》,每年更新一次,适用于Gränges所有员工和董事会成员。它还适用于独立承包商和顾问或代表Gränges行事的其他人员。此外,Gränges的《反腐败政策》对Gränges所说的腐败含义,作定义、解释和扩展。